航亿苇  
 
 
 


 
 
航亿苇的思想触角
 
  浏览数:36539769 博客积分:{Integral1} 博客等级:{denji}  
极左借邓相超事件反另一个邓怎没人见呢?

博主:航亿苇  发表时间:2017-01-07 13:43:13
 

邓相超教授被免去政协第十一届山东省委员会常委职务和山东省府的政府参事职务。极左为此雀跃,他们闹事终于有了“战果”。看到在朋友圈,有人在庆贺邓相超教授被免职时,还特意用了一个双关语:“那么,另一个邓呢?”

邓相超教授有些人对他不是很了解。他是山东大学山东建筑大学教授、山东建筑大学信息传播与社会调查研究所所长并兼任天津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和硕士研究生指导教师,又为山东广播电视台特约评论员、山东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审专家。此外,课余时间积极参与新闻媒体和广告公司、文化传播公司的实务运作,担任多家媒体和公司的顾问、指导老师 和评论员。先后在国内外权威学术杂志发表论文30多篇;出版著作和大学教材11部(套);承担和参与各级科研课题14项,其中7项为课题负责人,4项第二位,3项第三位,其中5项是省部级课题;近几年各级各类获奖19项。多次被山东建筑大学评为优秀教师和“十佳优秀教师”;被中国第一家最大的对大学老师及培训讲师授课进行评价的网站“评师网”评为2009年全国“新闻传播专业”最受欢迎十大教授(非211院校类),名列第四;2010年、2011年又分别被评为山东省高校十大最受欢迎教授。

作为政协委员、政府参事,他可谓尽心尽职。他提出了关于构建“互联网+公共卫生和医疗”信息传播体制机制。针对山东省第三产业不发达,他提出“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的建议。他的《关于加强渣土车管理的建议》、《关于加强农村环境污染治理的建议》、《关于遏制农村环境污染的再建议》、《济南“7.18暴雨”后的反思和建议》等提案,都是在充分调研基础上的高质量的务实提案,对解决实际问题起到很好的作用。

但是,随着邓教授的社会影响扩大,他却被极左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原因是他主张培育公民社会,推进文明宪治、民主法治,主张社会改良转型,通过多方共识共赢使中华民族以最小的代价融入人类文明世界。这方面,其实与中央大政方针完全契合。如今中央积极推行深化改革,倡导依宪行政,依法治国,与邓教授的主张不也在一条道上吗?但正由于有这样的主张,邓教授认为有必要彻底反思文革,避免文革重来,因为若不从文革的迷思中解放出来,中国的文明进步就必然受到阻碍。过去,极左派攻击邓教授没有很好的借口,但邓教授在微博上发表的一个段子终于让他们获得炸锅的充分理由。段子是这样子的:“如果牠45年死,中国少战死60万。如果58年死,少饿死3000万,如果66年死,少斗死2000万。直到76年才死,我们才终于有饭吃。他做的唯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死了。”极左据此非常愤怒,他们聚集起来不断跑去山东大学和邓教授居住的小区门口闹事,网上那些人写的反邓方章也连篇累牍。这就形成巨大的社会压力,于是,就有了邓教授部分职务被免的消息。但极左并不满足,他们还想要山东大学开除他的公职。

实际上,邓相超教授不是一个书呆子型高级知识分子,还是一位实干家,他真丢了教授之职反而解放了。他全身心去经营广告公司、文化传播公司、建筑企业形象与传播咨询服务等,反而可以更多积累个人财富。他只是有理想,更爱学术与培养国家有用的人才,并且他的教学水平相当高,课堂格外精彩,深受学生爱戴,才让他比较留念大学的教习之位。极左只看一点不及其余,是他们固有的毛病,也是他们搅乱社会的重要原因。

邓教授被免了政协与政府参事之职,对他个人无损,但对山东,对社会却是重大损失。极左自以为大胜,却是捡他们的烂芝麻丢了社会的大西瓜。所以,那帮人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邓教授有些话语或许过分了一点,或许也只是超前了一些。有些话,过了若干年,人们终于想通了,也不会在社会上惹出那么大的乱子来。对一个已经离开人间很多年的死者,其历史评价各人可以有不同的见解,有什么不可以的呢?那些极左公然公开攻击、辱骂、诅咒另一个邓,为何没啥事呢?正因为如此,老航得对邓教授严肃批评下。有些话纵然你说得对,也要注意时机。在极左仍很狂噪,你有些话说出来,有关部门多半会屈从极左的情况下,你必然就招徕他们的集体围攻好不好?一个人不懂得自我保护,实在不那么妥当。有关部门也真有些奇怪,难道看不到极左那些荒唐吗?看不到他们对另一个邓的企图吗?他们反另一个邓就为了反改革开放,反国家的现在的大国策,难道看不出来吗?极左明显有了暴民色彩,真切希望有关部门有真正的政治觉悟,真正站在党和国家的政治高度来正确认识邓相超教授事件,莫犯重大历史错误。

“扫一扫”欢迎关注航亿苇微信公众号:poem1962,更多珍藏送给您——

 
上篇: 中美共创最牛核电保护技术何必只强调中国? 下篇: 挣脱血统身份恶论,回到社会价值基本常识
 

●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
● 俄罗斯将回归传统吗?
● 贴近不迷心 远离无憾身
● 泼冷水痛快了,也将良知的小火扑灭了
● 清洗张成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  微笑的面对生活
● 引来嫦娥当农民
● 心中有阳光 随时能明媚
● 如此造假何时了
刘兆辉新股发行骤然减少,股市终于有喘息
段绍译 股市里的投资策略
隔水望伊人寻觅一片方域
凡人摸史日本人笔下的鸦片战争
维扬卧龙抢篮球场事件,倚老卖老的典型
韩锦平凡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
济宁老鲍潜规则(一百零八)
李忠卿无人机不可怕,可怕的是无人管
汪邦成俄罗斯将回归传统吗?
 

 

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该文章已经被管理员设置为不允许评论,请理解!谢谢您的阅读!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3350 号

Copyright © 1996 - 2009 BOKE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